当前位置: 主页 > 美文 >

沉重的雨季

发布时间:2020-10-12 09:05 源自:柠檬味 作者:语录说说 阅读:

雷雨持续着它隐忍多年的愤怒,故乡的黑土地正在遭受新的瓦解和崩塌。草木非兵,不可承受之力继续挺进,一座座崭新的房屋逐一回到自然永恒的怀抱中,而这种空前的混乱无序又延伸进人们早已丢掉田园的内心,他们隐忍多年的艰辛与沉默瞬间落地,然而又在心中久久的不去。

盲目的开辟新的田地,盲目的修筑新的院落,盲目的遗忘精神家园的重建,他们确要承受这突如其来的天的责罚与告诫?

雨声响彻云霄,雨声成为正当的袭击者而对事事物物做出新的判断和解释,单薄的草芥无力反抗承重的雨季,便提前进入淤泥,进入大地。大地作为最后的承载者,也欲破裂而重新组合。人呢,逃脱了新生的危机和摧毁,从黎明的假我之境中瞬间坍塌,落入凡尘,落于午后无雨的阴沉与泥泞中。然而安静却又使他们在失去物质之后的自我之境中迷乱,癫狂,不知所措。物质以外的隐患一一呈现。

当然,道路的沦陷似乎总在前面,尤其在这偏僻幽深的小山村,过多的“道路塌方”掩盖了更大更深的空白和毫无意义的救赎。终于,“乡间土路”在相同的硬化之后借着沉重雨季而同归于尽。但是说起内心的道路,我却忽生昨夜残梦的盈余,和此间的山川草木类似的混乱不堪。前进或者后退,都显示“道路塌方……”

“我们首先要播种心田!”梦中的断句萦绕不去,“忙碌并不等于获得,而是失去!”从雨季进入,故乡的巨变来自自然之力,没错,也来自星星点点的错落无序的人群屋舍和弯曲狭窄的道路农田。

洪水,泥石流在长期的孕育中终于变得强大,席卷群山,而在如此的负重之下人们反而变得过于轻盈,过于虚无而找不到自我之身,然而也只能如此无视自我。但如果再远一点,那么遗忘就在眼前,比如离此不远的城区,正在发生对周边山区的遗忘,对基层的淡漠。

“洪水如猛兽”,但是更迅猛的野兽确出自人心,对而于被洪水围攻的山区农民,自己内心的猛兽最终径直的扑向自己,而吞噬了自身。

如何摆脱这一系列沉重下的轻质,无力?单靠物质的补给显然不够,单靠个人的觉醒也似乎无法向沉重的雨季示威。这确是一个问题,值得深思的问题。

上一篇:重逢在七月

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 2019-2020 先锋美文 www.duoente.net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